《遗落的天机》小说免费阅读之小清村疑案-♚纪实阁付涛♚

《遗落的天机》小说免费阅读之小清村疑案

爷爷死的时候74岁,全身腐烂,与其说是不如说是解脱,家里没敢张扬,特别晚上送到火葬场,爷爷被塞进炉子里,悄悄烧了。

爷爷的烂病是从60岁开始,起先是手脚乌黑,后来蔓延到全身开始溃烂,直到最后死去,已经溃烂不堪,父亲尝试着把爷爷送到医院,各种检查,你想你皮肤病的法子给爷爷治疗,哪里知道越治疗溃烂越厉害,那股子刺鼻的臭味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爷爷似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结果,平日里常说自己年轻时候鬼使神差弄多了,身上感染的不得善终也是应该的。

14年的生不如死,爷爷受了,没有一丝怨恨。

爷爷是个很古怪的人,可我打心里喜欢他,小时候父亲对我特别严厉,小孩子玩心重,那时候我没少招惹是非,家里的戒指已经让父亲打断了三把,每次父亲暴露,第1个出来拦住父亲的必定是爷爷。

记得我12岁那一年,偷了父亲的钱,请哥们几个抽烟喝酒,被父亲抓了个现行,那次父亲是真的愤怒了,发展宽的戒指落在我的屁股上,整个院子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你也不忍我受罪出来自己,我依然记得爷爷对父亲说的那句话,咱家亲戚中4代之内出不了王侯将相,文臣武将,我瞧这娃子有灵气,倒是学我这行的好苗子。

父亲看着爷爷那目光是刀子一般好长时间,不禁冷冷的回了一句,你想让我儿子跟你一样,七老八十的时候就变成一堆烂肉吗?

一句话刺痛了爷爷的伤心处,爷爷张口结舌,几次想说些什么,都没说出来,最后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不仅堪称孝子,生活方面对爷爷照顾得很周到,和两个人的话总是很少张嘴就是争吵,两人的芥蒂本事很深。

直到爷爷火化那一晚,父亲抱着爷爷的骨灰盒,默默的流下了一行清泪。

我知道,从始至终父亲都是爱爷爷的。

我不知道爷爷到底做过什么,就让父亲心里生出这么强烈的抵触,年幼无知的我童言无忌,总是缠着爷爷问这问那,问得急了,爷爷便长叹一声自嘲道:做了一辈子猎,哪有脸提自家的行当,吧里话外满是凄凉。

你也越是不提,反倒越是吊起了我的胃口,我甚至猜测过也是国民党的特务,当年做了什么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才不愿提及。

我把自己的猜测告诉爷爷,你也缺一脸不屑,天下动静再大也是宿舍,哪里比得上我们御鬼使神?

我曾以为爷爷要把这个秘密永远藏在心里,14岁那年答案却不期而至,我永远都在我10岁的那一年暑假就开了,也是在这个暑假,我遂了爷爷,违背了父亲的心愿。

1997年夏,空气里泛着一股说不出的喜悦味道,所以提价似乎都在昭示着一个百年盛世的到来,,对于我一个14岁的孩子来说,我只觉得这年夏天一起那一年都要来的浮躁

我和父亲的关系也在那一年降到冰点,青春期特有的叛逆让我像一头狂躁的小兽,叛逆而没有方向,家庭惩罚对我没有了效果,父亲开始对我厌恶到对我不闻不问。

父亲是个直来直去的人,总是把心事写在脸上,那段时间,我在父亲脸上看到的最多的是哀大于心死。

那时候如果说我对这个家没有什么留恋,唯一的便是爷爷,喜欢爷爷,喜欢他身上那古色古香的韵味,你也写得一手好字,小时候分不清好坏,只记得那扑鼻的墨香让我你迷醉,现在偶尔翻出爷爷的手书,才恍然发现那几十张的手上都是王羲之的文章,字里行间都是笔走龙蛇的态势,消散的风骨被他挡住了89分,我实在想不到,当然也有心里竟然藏着如此深的悲怆。

那你爷爷的双手开始变为黑色,虽然还未溃烂,却看得出来有些异常,但是也有依然镇定,生活依旧。

我是这样想,要是没有那件事,爷爷的怪病或许会缓上几年,却坦然的说都是命。

 

【友情提示:】
1、本文由 ♚纪实阁付涛♚ 作者:付涛纪实阁 发表,其版权均为 ♚纪实阁付涛♚ 所有;
2、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除个人作者外的任何第三方针对观点赞同或支持;
3、本站文章均为博主原创,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;
1

发表评论